成人写作

赵第顺:五彩童年

时间:2024-04-15 18:07:57   作者:初心习作网   来源:本站   阅读:7   评论:0

一、出生
我家祖院是北方标准的四合院,有正房五间,东、西下房各三间,还有储藏东西的南房。祖父弟兄四个,我爷爷是老末,分得是三间东下房,冬天屋里冷得像冰窖,奶奶与叔叔们全冻成了气管炎,不住地咳嗽。
我父亲成家后,却阴差阳错地住上祖院的正房,太阳一出,晒得屋里暖烘烘的,我们小时候,从没受过冷冻。父亲指着墙上的毛主席像说:“托毛主席老人家得福啊!是共产党给我们送来了温暖”,这话有何说辞?
共产党来了,搞“土地改革”,二堂伯是我三爷爷的独生子,在“打土豪分田地运动”中是积极分子,得罪了老财人家,地主阶级成立起复仇队。二堂伯担心“地富分子”告密,遭到复仇队疯狂的报复。决定带上可爱的5岁儿子,全家迁到山阴马梁村岳父门上居住,并且在那里分得土地与房子。
祖院二堂伯留下的房子分给了佃户赵第青。而逃亡地主赵传恕的瓦房大院则分给我父亲(赵维家)与赵祚林、赵红家、赵玉家等几家穷人。我爹说,“一窩的狐子不嫌臊”。便向“土地改革小组”申请与赵第青兑换回到祖院来。
我们姊妹全是出生在祖院,成长在祖院,我童年的序幕就此拉开……

二、 温 室
我们的幼年正赶上“非常时期”自然灾害,生活极其困难,平时没一顿好饭吃,逢年过节改善生活,我们总是吃得生食肚胀的。因此,父母不让我们到外边去玩,以免出去着凉生病。 
大年五更,猫道孔便成了我们唯一窥视院子里的窗口。弟兄几个你挤我拥地瞭大人们掌着灯笼,小心翼翼的发旺火,火焰把新糊的窗户映得忽明忽暗。大伯端出素油猛地浇上一股,"呼"的一声,金星四溅,火光冲天。吓得我们"哇"地一声都闭上了眼晴。 
“旺气冲天”时,院子里一片明亮,爷爷依次给各路神仙敬表、上香、摆供品。父亲点着了爆竹“噼里啪啦”得响起来……这时候,我们赶紧跑到门口,你推我,我掀你,多想出去凑一凑热闹啊 !而父亲眼睛一瞪,赶快又跑回家。
跑秧歌人伙锣鼓喧天地来拜年了,一个个画上奇奇怪怪的脸儿,穿上花溜忽稍的衣裳,滿院乱跳跶,吓得我们这些从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们,隔窗号啕大哭。 
不过,也有我们疯玩得时候,母亲一走,我们就像疯了一样。把母亲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枕头刨下来,在上面打滚,翻跟头,弄得满屋子一片狼藉。母亲回来顾不上做饭,先爬上炕,一边整理,一边叨磨我们,而我们却当作耳旁风并不在乎。
“吱呀”一声,突然听得大门响。母亲说,“看,你爹回了“!我们就像耗子见了猫似的,很快"嗖”的跳到炕上,一排排坐在炕脚底下装乖。一会儿工夫,就憋不住了,又互相挑逗开“叽叽咕咕”地偷笑,父亲大声喊喝道:“这是不知道吱嗨啥哩?”我们马上收敛了笑容,又恢复成木偶人儿。

三、欢 乐 
母亲好串门,不放心我们出去玩,又怕在家里瞎害。每当走的时候,先打开堂间锁着的红躺柜,给我们每人抓出一把炒大豆(蚕豆),或上房顶掰下一把茭秸秸分享给我们。也许因姥姥的遗传基因,我们有点儿艺术天赋,母亲回来得时候,在炕席子上,用大豆别出心裁,拼出各式各样的图形;用茭秸秸编制成各种形状的人人马马。
有时我们还利用大年贴对子剩下的大红纸,剪出“打节节人儿、猴子爬杆、耗子娶媳妇”等各种动物剪纸。母亲为了长久保存观赏,精心地裱糊在纸瓮上。齐齐整整地摆在大洋柜顶上,成为别样的景致,得到来家串门的婶婶大娘们称赞。 
在院子里,我们从老砖墙缝隙抠出白白道道(白灰接线),在砖墙上画出各种动物“山羊过河、小猫钓鱼”等情景。学校里更是我们施展才艺的天地,同学们像追捧“明星”似的,争先恐后地求我们画画。画《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里人物。
尤其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倍受同学们喜欢。我们画上画与他们换成多片白纸继续画,剩余的纸张订成本子用,特別开心,有一种成就感。 放学后,那些好逗小孩的叔叔们抓住不放,非让在墙上画个画儿,才让我们回家。
星期天,东园里、大庙后是我们游乐的小天地,在那里可以尽情地玩耍。那些虫虫草草是我们最好的玩伴,也成了我们恶作剧的牺牲品。把两株不同科类的植物嫁接到一块儿,太阳一出就萎蔫了。待到鲜花盛开的季节,各种花朵竞相开放争艳,我们去采集起来,装饰起自己美丽的小家园。
尤其,那些小动物可遭殃了,把"担杖勾"(蝗虫)捉住两只后脚,並且,嘴里念念有词道: “担杖勾,簸簸箕,簸过三年再放你……”于是,它们就挣扎的簸起来了,咒语还没念完,就已身腿分离。蜻蜓肚子被拔掉,身体失去了平衡,到处乱撞,我们给它再插上一根席糜棍“吱”的一声飞走了……
更残忍的是硬生生把壁虎的尾巴剁断,而它搖摇摆摆逃进洞里或草从中,留下那半截尾巴不停地遍地翻滚乱蹦。听老年人说,在夜间不见日头时,可以自行对接起来。传言不一定是真,道是看见过有痕迹长出小尾巴的壁虎。
蝴蝶啦,蜜蜂的,也逃不出厄运,蝴蝶被夹到书本里制成标本,马王蜂抽去毒针用线绳拴着玩。只有那些雀儿们,我们是很难捕捉到它们的。下雪后,扫开一块地面,撒上一把谷粟,支起筛子,等雀儿进去一拉线绳,即使偶然得到一两只麻雀儿,便以宠鸟养起来。后来的结果呢?不是飞逃了,便是困饿死在鸟笼子里。

四、淘 气 
过去的孩子,活动圈子很窄,平时全是与本院及左邻右舍的小朋们友一块儿玩。再远一点就不熟悉了,就像现在富婆们养的宠物狗狗,一见面,蠢蠢欲动,就想打架。
一个叫“小变精”的男孩,一下学,就把我们堵在街头,在大孩子们的激将下,对我们轮流督打挑衅。我们都不敢还手,因而他神气十足,还摆出洋洋得意的样子。
最后,我们终于被惹火了,兄弟几人一拥而上,把他打倒在地上,什么的“牛涉荒”,就是用半握拳头夹住头发,边拧边移动;什么的“啃猪蹄”,是使劲地向外扳曲手腕;什么的“吃烧山蛋”,是在脚后根蛋上作文章,使之痛痒难忍。各种刑法让他体验,直到对方号叫求饶为止,那些大男孩们却在一旁看得开心。
从那以后,不论与谁打架,我们弟兄们齐心协力对付,不打则已,一打必胜。一个时期,竟然成为了一条街上的“孩儿王”。 天色一黑,西头、当街、东窑,各个街头的孩子们就按捺不住了,准备打群架。于是,我们也组织起后街队伍“南征北战”。
童年生活里虽然充满了趣味与欢乐,有时候也会做出一些傻事,让人哭笑不得。淘气瞎害,是孩子们的天性,我们也不例外。春季十天九日风,其它的不好玩,正是玩泥火炉的好时节。我们挖回胶泥,捏成火炉,搁到祯武庙的围墙上,自然风吹得火炉很旺,那些圣像便成了我们的“家人”。有一个小伙竟然还伴骑到了圣像头上,下来后就不会走了,大人们说是动着了煞气,其实是得了小儿麻痺症。
五神庙在我家隔边,也是我们玩耍的场所。有一天,我们到那里去玩,一进门,看见庙山门旮旯放着两把夜壶,抱起石头就砸,眨眼间,两个尿壶被砸了个唏巴烂。看庙的老汉正是我们表舅爷,晚上沒了尿处。第二天,找到老师,让排查了所有住在学校附近的学生。並没有怀疑我们这些“皮灯球”,认为我们不属于那种爱贪玩“瞎害”的孩子。 
暑假期,姑姑领上表弟们从城里回来住娘家。我们带二表弟辰卯到田野里去玩,菜畦里长的像圆盘大的玉蔓菁,看着就嘴馋,而不敢偷吃。
于是,从井台上捡起一块半头砖,个个蔓菁上都捣一个小洞。然后,二表弟撒上一把土作掩蔽。一场小雨过后露馅了,玉蔓菁全部腐烂。 
突然有一天,房顶上传来了“王婆骂鸡”的声音,大意是“谁家孩子瞎害了我的菜,崴断你胳膊扭了你手,大人沒教养好子弟,长大也是个害胡贼……”越骂越毒辣,越骂越难听。二表弟一听,正是自己的奶妈,悄悄告诉了我姑姑。于是,姑姑不敢让我父母知道,带上礼物,领上二表弟“负荆请罪”去了。 
一进院,姑姑瞭见房顶上的奶亲家,以村亲叫五婶。像"炸窩鸡”似地伸直脖子,脸胀得通红,扯开嗓子一个劲地继续叫骂。姑姑大声吆喝,“五婶子,您別生气了,是您那不争气的奶儿子,干得那没脚面的事儿……” 
还有一个阶段,我们发明了“卫星上天”游戏。也就是把一个铜笔帽,钻一个小眼,然后套在一根小木棒上,下面吊个红穗穗。使劲向天空投掷“嗤”的一声,“卫星”带着响声飞上天空,越飞越高逐渐消失在视线中。
自家的笔帽全部放飞了,怎么办呢?我们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锦囊妙计"来。说干就干,星期天,我们悄悄从学校教室窗户爬进去,偷偷脱同学们的笔套子。又一次准备爬进教室的时侯,我突然感到有一种自责,便打了退堂鼓,中止了行动。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沒有发生偷盗行为。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很感激自己小时的悔改勇气。

五、饥 饿
饥饿,是我们记忆深处最深刻的印记,1961年冬天,姥姥身体因长期营养不足,终于病倒了,这也是姥姥永远即将离开的时候。母亲只好丢下一大伙未成年的孩子,伺候姥姥去了,父亲带领马车队到口泉盘站搞运输。家里只有我们几个小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四弟仅三岁,晚上睡觉时,让不懂事的四弟睡到靠门的后炕给挡“鬼”。
母亲走时,给我们仅留下半缸小米和一袋山蛋。10岁的三弟充当伙头军,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从小就懂得节约。
早饭熟后,先把4个大小基本相同的山蛋猴儿捞出来,一溜溜摆在炕沿上,优先四弟挑去一个。然后,三弟命令我们闭上眼睛,抽一根笤帚支儿,拆成长短不等的几小段,一只手握紧对齐那头,另一只手捂紧下面,弄妥当后三弟才让我们睁开眼睛,每人拔去一根,留下的属他自己的,这叫“拔棍儿”分配。
中午,大队食堂只给强劳力补助一个窝窩头,我们把父亲那一份打回家,一切4块,仍让四弟挑去一份比较大一点儿的。这次,三弟使用另一种方法来分配,把写好数字的纸团儿,双手捧起高高举过头顶,不住的摇晃,直到我们眼花缭乱时才展开双手,让我们仼意抓一个,依次以纸团内数字领取食物,使用“抓阄儿”公平分配原则。
晚饭就简单了,腌菜托罗就白开水碰碗。有时候实在饿的睡不着觉,就边烧火盖,边炕上一个山蛋,切成片儿,或炒上一把豆子。那时我们的生活虽然很艰苦,而苦中有乐趣。
人们总把童年形容为“金色的童年”,而我们的童年既有粉色的温暖,也有灰色的饥饿;既有紫色的淘气与蓝色的忧伤,也有黄色的欢乐,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五彩童年。

《初心习作网》法律提示:文稿版权归本站,若需转载请注明

相关评论
初心习作网版权所有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网站公众号:chuxinsc    投稿邮箱:cxzww001@163.com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数据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164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164号  晋ICP备17004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