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写作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时间:2023-02-13 09:21:37   作者:陈兵厚   来源:初心习作网   阅读:87   评论:0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图1


李淑(1921--2001年),从新中国成立,到生产责任制的三十多年,一直担任山西省应县南泉乡西窑村党支书,南泉乡党委委员,出省劳模,是位资格很老,大公无私,不拿集体一针一线,廉洁出奇的“傻子书记”。


一、一尘不染

有一次,老伴儿去队里分粮,一位记工员给他多称了二十斤黑豆,拿回家后,觉得不对劲,非常生气,竟然在社员大会上严厉批评了人家,还说这是让他犯错误,这还了得!臊得那人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给社员难堪情有可谅,到底是给下乡的干部,化肥厂厂长,打井队的领导,拿过集体的黑豆、小麦啦,大蒜、金针(黄花菜)啦,哪怕是一斗谷蒙糠,只要让他知道了,这下可顶事了,运动一来,不管你是哪路的神神,全不留情面,当打对面,端上桌面,甚至还给某一副县长当面提过意见呢,闹得人家脸红一阵白一阵,脸不知往哪儿搁!村里的小干部想打个平伙,或搞个特殊化,绝对得瞒着他,让他知道就不行。他常说,“我最看不惯白吃白拿,占集体便宜的人!”,你见过这样的人吗?

窨子沟有一奶儿子,多日不见,十分想念。收工后步行去背,路上小傢伙说想啃玉米棒儿,他说那是大队的,不能随便掰,却经不住奶儿就地打滚儿,于是他掰了三个,后来还在社员大会上检讨,让会计一定在秋后分粮时扣去斤数。

当时,县乡领导经常来村指导工作。他陪领导吃吃饭,打打牙祭,也是人之常情。他却从来不这样,安顿保管员给派好饭,自己回家吃熬白菜去了。

有一次,公社组织各大队书记检查工作,正好饭点儿来西窑村了,他却磨磨蹭蹭的不去安顿饭,公社领导生气地跟人说,“那人不近人情,太死相!”因此,以后很少在西窑吃饭了。

他有四个儿子,每年都是“缺粮户”。当时政府拨给每村的“储备粮”,专门让青黄不接的社员借,等到秋后分粮时扣除。他怕人说闲话,就尽量少借或去外村亲戚朋友家借,要么发动全家人挖苦菜度饥荒。

老婆儿子想干点儿省力的活儿,没门不说,还要给他们没完没了地上“政治”课“洗脑”:“多会儿也要紧跟党走,不偷不抢,堂堂正正做人,问心无愧做事!”,孩子们实在不想听了,生气地说,“跟上你一天也没亮色过,连个偷空儿的时间也没有。”

有个干部盖房多占了集体半间土地,他非要从这个干部的“自留地”里扣了一分地才作罢。

他是个很有政治眼光的人。每当人们提到社会上的一些腐败行为,他总是说,“快受制呀!这是共产党放长线钓大鱼,到时一收网,谁也逃不脱”,这话既是对大家的震慑,也是对党员干部的警示,很有意义。

他的无私,常人无法想象。县里开会,国家每天给他一元三角伙食补贴,他把这些都交给大队会计。他总是说,“我开会期间吃饭是吃国家的,不用花钱,所以伙食补助是不能要的。”。

他还是个集体财富的守护人。当大队的仓库都装满时,便把产下的黄茂种子放在自己家里。为了防止孩子们的不规范行为,左叮咛右吩咐不说,还特意在上面深深地盖上印章。

自家房子破烂不堪,前檐几根椽耷拉下来,他用扁担顶住,只要塌不下来就行。

生产责任制时,队里的好地,好牲畜他连阄也没抓,自己主动报名养种亩数少又贫瘠的土地(像裤裆地),好的牛驴全让给社员们了,收割时,全家人用肩膀往回背。

村里水库边有一棵枯杨树,底部糟了个大洞。他老年有病后,跟其他干部说,打了卖给他,正好够自己栊棺材,据说,在他临终当天,除了哼唱《社会主义好》外,还搁记这件事,含糊地追问儿子们给了大队那15块树钱没?

他就是这样一位铁骨铮铮,不折不扣,浑身充满正能量的大写的人。

二、一身为公

说他是干部,但半点儿架子也没有,反而干活儿从不偷奸,每天一人受二人的苦,是典型的“小车不倒只管推”,踏踏实实的“老黄牛”!

他响应“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的伟大号召,决定打井浇灌农田,改变村里“一穷二白”的面貌。过去打眼井可不容易啊,先让社员打一个直径1.5米,深20--30米的“旱筒子”,然后才用机器打。他自告奋勇,第一个跳了下去,那时没有现代化工具,全靠镐头刨,筐子掉。万一遇塌方,人就“光荣”了,更沒有“保险”一说。一次,缠辘轳的麻绳断了,他赶紧让同伴紧贴筒壁,一筐土石把镐柄砸断好几截,他灰头土脸地爬上来,吩咐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如果说打井付出的艰辛造福于民,那么种黄茂就是他认定的“发财梦”。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带上玉米窝头,扛上镢头,腰挣麻绳,带领大家唱着巜东方红》出发了,到了目的地二话不说,脱衣就干。铛铛的镢头声在山谷回响,他喘着粗气,连汗水流在脸上也顾不上擦一把;星星眨眼,背上山柴回家。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遇上干旱,雨涝,羊群吃了小苗等,都需重新种;遇到陡坡,还得挖鱼鳞坑,垒平堰,才能种上来。在“头道背,二道背,麻绳坡”等200多亩坡上,镢头磨秃了一把又一把,“踢倒山”鞋换了一双又一双,手上的破茧剥了一层又一层。黄天不负苦心人,汗水滋润黄茂壮,荒山绿了,百姓卖钱后笑了,他也笑了,说,“你们过好了,我就好过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他的带领和大家的努力下,他对村里做出了如下贡献:共给村里打了4眼机井,修了两千多米防渗渠,3座大水库,3个截潜流,至今福荫村民。又和保管员到“种子公司”申请种籽种,一下子让西窑村变成“泉水哗哗响,有钱又有粮”,一个劳动日八角多钱(大村只有二三角,更有白干的),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邻村的女儿们,托亲拜友往西窑村挤。

三、医者仁心

除了上面一心为民外,他学会一门“按摩术”,想当个“业余医生”,经常给大家按摩肚。村里有一吴姓中年人,最近半年吃不下饭,面黄肌瘦,连走路都揺摇摆摆的。县城医院按“黄疸性肝炎”治疗,中西药结合了好长时间,没有见效。后听人说,东山有个灵神神说一不二,仙爷说这是“太岁”头上动了土,半夜在十字路口禳祭了好几天,病情反而加重了。李淑说,“兄弟,你相信我不?不用花一分钱,挨点疼就能治好。”,不由分说,上炕就给按摩,谁知那肚硬得像石头,病人哪里承受得了?直疼得呲牙咧嘴,连声讨饶。他说,“你这肚就得按摩,再不按你就叫食顶死了,你忍着点儿,我慢慢给你按,按上一礼拜,啥事没了。”,就这样不顾劳动后的疲乏,每天早晚按肚不停,又让病人吃了几个醋煎鸡蛋,服了几盒“保和丸”,你还别说,病人开始想吃饭了,最后竟然真的好了。从此他逢人就动员人们按肚,或用锹柄擩肚,把老食按开,消化好了,百病全无。他认为,大部分病都是“食”顶的,只有按肚不止,身体才会健康。他这样做,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只求乐于助人。他还用信纸写了一沓“经验之谈”,让在322医院工作的李风春捎去医院,想让推广。

他像青松一样意志坚定,对党和人民赤胆忠心。深恶痛绝贪污腐败,鄙视多拿多占,没有半点儿私心杂念,一生清白,两袖清风,像一枚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拧到哪里都放心。

今天怀念他,只因为他留给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和力量源泉,他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精神激励着我们,在新长征路上,不忘初心,牢记本色,以贪为耻!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图2

(作者系应县南泉乡西窑村人,网名万事随缘,高级语文教师,现已退休。)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图3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图4

陈兵厚:“傻子书记”李叔 图5


相关评论
初心习作网版权所有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网站公众号:chuxinsc    投稿邮箱:cxzww001@163.com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数据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164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164号  晋ICP备17004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