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成人写作

于守福:我的老师们

时间:2022-07-13 09:32:36   作者:于守福   来源:初心习作网   阅读:16   评论:0

 

    

到今年9月10日,已经是第31个教师节,我从教也已32年,教师节来临之际,不禁回想起自己的老师们,有的清晰,有的模糊,点点滴滴,记录下来,权作留念。

我的启蒙老师是本村的刘汉成老师,记忆中教的我一二年级,那时我的学习成绩特差,可以说一塌糊涂,那时候的教学场景几乎没有记忆,只有一幕至今尚存留脑海,一个夏日的黄昏,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教室在学校第二排房最西头,残阳照在教室窗户纸上,映射的光辉黄亮中透着红色,就是那种残阳如血透过老旧发黄发黑的麻纸上,照射进黄昏的教室里,教室里老师教唱学生们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的主题曲,歌曲凄婉悲凉,光线、背景、歌曲杂糅在一起,甚是恐怖,四十年了依然铭记,教唱的好像是张兴宇老师,那时可能是学校负责人,其实刘老师于音乐也很有造诣,二胡拉的就不错,关于二胡还有一段笑话,说师娘杨美枝,一天给老师拿了一些钱叫买一只奶山羊,大概孩子奶水不足,以奶山羊奶水补助,不料老师拿了钱进大同城买回一把二胡,师娘问买奶山羊事回答买了二胡,错听成二混,嗔之道,为什么不买纯种的羊买二混的,钟爱音乐可见一斑,同时刘师于体育美术也有造诣,乒乓球打得就很潇洒,学校墙壁上画的领袖头像和模仿领导题词惟妙惟肖,据说刘老师夫妇原来在外地---宁武一带公干,大概也是六二压回村的,杨师娘是应县人,刘老师后来借调到公社干事,后回村务农,十分难能得是几十年后的一天,我们一行于大同市在刘老师住处见面,刘老师尚能唤出我的名字。并不是说老师年纪大了记忆模糊,而是我的姓名多不为村人记忆,大多数村人只熟识我的小名或乳名。老师就是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不忘。

上三年级时的老师叫古愿珍,当时麻峪口公社水家儿村人,因为脸上有一些青巴,所以人们背后叫古巴,也正好契合了当时和我们友好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名字。古老师是当时农村很稀少的公办教师,很擅长在班里讲串话和俏皮话,讽刺挖苦同学很刻骨辛辣,印象中他很留恋他的故乡,一年内经常回家乡,把我们抛下不管,由班干部维持管理,学业自然荒废。四年级的老师叫郎秀珍,邻村樊庄人,个头不高,丰满,有才,很活跃,每年在六一儿童节前主持给学校排练文艺节目,那一年冬季,郎老师生小孩,课程让其丈夫丁喜给顶替一段时间,记得一到下午,那是我们的福音,每天丁老师都给我们讲一段水浒传的故事,听得大家很是入迷,比当时的语文课有趣多了。第二个四年级老师叫赵成秀,年轻的公办教师,个头不低,脸上有一些雀斑,人很和善,和同学们能打成一片,在教学上很疏懒,后期我们在学校有些教师教唆下,发扬黄帅的反潮流精神和老师闹腾了一通,趁老师不在,偷偷拔老师院里种的花,从猫道用棍子探拉家里的东西,天黑朝老师窗户玻璃扔石头,甚至写小字报等等。

五年级的第一个老师是胡生荣,高中毕业,回乡知识青年,村用代课教师,胡老师也是一个院住的叔叔辈邻居,新教师带来新理念、新气象,他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决心带领我们在废墟上重建家园,当时恰逢粉碎“四人帮”,高考制度改革之际,天随人愿,人逢其时,这一切都是吾辈的福音,所以长久以来我都把胡老师称为励志师,他顺应时代潮流,用自身的勃勃生机感染鼓励我们向上向前,求新上进,出人头地。另外他的教育理念也更趋人性化,十分注重尊重学生人格,那时候我的学习在班里已经很可以了,但总是得不到他的称赞,尤其是在我的家长面前,他总是说我不如同班的程文细致、稳当,我当时有点愤懑,后来我妈私下和我说,我们知道你学习好成绩比程文强,当时明锁(胡小名)说你容易骄傲,所以在语言上要有所压制,一味表扬,骄傲了就可能落后。胡老师后的老师姓杜,本乡邢庄村人,是个面容姣好的公办女教师,字写得非常好,字体属行书,圆润秀丽,擅长油笔书写,杜老师与一位姓张的女老师合住在一间农户的房屋,张老师是一个带小孩的寡妇,后来因为伙食安排不周的矛盾,杜一个人搬到学校后院一间小房居住,找了两个高年级女生作伴,再后来传说杜老师有病,好长时间我们班又处于无人管理状态,同学们此间还为杜老师捐了半牛皮纸箱鸡蛋,天天检审,终于等回了杜老师,无有病容,满面春风,先前听一个老师说是在大同市被一人用车子带倒了云云,后来我仔细观察老师的右臂衣服上确有一处十字缝合口,鸡蛋没有接受,被部分同学分拿回家。听说后来调到市里了,也转了行,挺好。杜的全名叫杜翠兰吧记不住了,她的继任者叫李存龙老师,李老师教学严厉认真,有些做法颇有个性,记得当时以成绩排座位,单元测验第一名者坐第一位并且一个人坐一个座位,以此类推到最后两个座位,五六个人挤在一幅长条坐凳上,连正常学习都无法进行,那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相互掣肘。我平素是一个人坐在第一位的,一天下午第一节课,可能中午午休不足头有点昏沉,在完全没有进入状态的情况下,老师忽然提问我对总复习中一道题的看法,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茫然无语,愣在那里,老师的提问没有回音,这还了得,换来的是一通暴风骤雨的抨击,什么骄傲了,自以为了不起了,眼里没有老师了,到后边坐去,一下由天堂打入十八层地狱,我委屈流泪好几日,记得一次单元小测验我打了94分,成绩不是最好,毕竟离100分差4分,当我战战兢兢捧着试卷到老师面前准备接受惩罚时,4分可能换来4个耳光,意外的是老师没有发火,和颜悦色地说考得还可以,甚至摸了摸我的头说,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多好云云。五年级结束后,我们又多上了一个学期,小学才毕业,是为了和城市学期对齐故而,原来城乡放假是不一致的,我把这一段学期就叫五年级+吧,这一段代课的是张学老师,邻村马连庄人,个头不高,脸黝黑,留有胡须,老面,一脸笑容,很温暖,张老师虽然面容乌龙,但人极和善,和和气气管理学生,和和气气教学,就是那样的好脾气也没有出现一个学生轻视老师的,教学上也不拘一格,颇有办法,比如作文教学,记一件难忘的事,选择了当时班里于翠仙的一篇作文作底稿(作文一般,很普通,很大众,如果打分在60分左右),把它誊录在黑板上,带领启发大家逐句逐段加以修改,最后成就一片标准、典型范文。同学们既学习享受了作文过程又能应付考核,别出心裁。暑夏,农村孩子没有午休习惯,下午第一节课常常头昏脑涨,打瞌睡,他带领我们拿着书本到学校东面的树阴凉下,背诵学习语文知识,效果很好。在数学教学方面,小学数学应用题,他不满足于课本知识,还给我们收集学习了了许多诸如鸡兔同笼之类的趣味应用题,着实让我们开阔了眼界,开动了脑筋,增加了学习兴趣,提高了学习效率。张老师后来回本村教书了,我和本村同班的郜学存曾结伴去张老师家探望过一回。

我上初一语文老师是本村的聂存士老师,聂老师,基础学历并不高,只是初中肄业,他们那茬人,初中没毕业,遭遇文化大革命,学业就此终止,后来依靠自学取得大专文凭,其后转正,最后取得副高职称,聂老师在教学上也一直是劳动模范,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多次获得地区、县乡村奖励、表彰,是一个劳模专业户,聂师的正楷书法堪称一流,这也是他多年勤奋苦练的结果,聂师的写作也堪称一流,多年給乡教委代写材料,聂师在语文教育上造诣颇深,在语文基础知识的掌握和教学上堪称一流,在作文教学上,他亲自撰写刻印编辑的作文范本(图文并茂、漂亮工整的正楷字),给了我们当时羸弱身心多少难得的营养,他利用节假日义务給我们补课,提前补习语法修辞等语文基础知识,为我们以后学习深造教学打下坚实基础,受益终生,聂师的教学风格也是很有特色的,循循善诱,发微见著,让人如沐春风,在和煦的氛围中增长知识,陶铸品格。聂师喜欢在课堂上即兴编说一个小故事或述说一个小场景,让人兴味盎然,真正引人入胜。关于我在文上面发展,在小荷初露尖尖角时就曾受到聂师的拔掖、表扬,我上小学五年级时,聂师曾把我的作文拿到他所教的初中班,经过他口头即兴润色后给同学们宣读,当时可能是为反向激发他所在班同学的学习兴趣。他有一次甚至在一个公众场合指我说文豪,我好长时间没有明白真正含义,甚至褒贬不分。后来我们发现鼓励往往是进步的阶梯。初一数学老师是李存龙老师,还是那样认真、严厉、严谨,一丝不苟,追求卓越。这一学期,李老师因与本校的周老师发生冲突,被周老师打了一顿,尤其是扇了几个耳光,造成间歇性耳聋,我们曾看到他面目呆滞的样子,周老师是个身材瘦高,手如蒲扇、面目狰狞之人,形象像戏目中的刽子手,有的老师曾戏称其,三分像人不像人,七分像鬼真像鬼,擅绘画。初一第二学期语文换成孟善英老师,颇善于和学生相处,曾策划让我们班同学程喜给我们讲过一节语文课,还说让我给讲一节,终于没有成行。老师平素住在村子的插队生院里,一人单间,我们常常去老师宿舍串门坐谈,这一学期我的数学成绩有些下降,一些很简单的知识就是弄不清楚,面前立了一道坎,就是过不去,当时有退缩意。后来想如果有一个人详细了解情况后,有针对性给补习一下下就过关了,但是没有,有的只是责骂,甚至侮辱。

时光移至初二,当时叫七年级,一片云彩过去了,迎来我的艳阳天。语文课仍由聂老师教授,数学由李春兰老师教授,李老师秀外慧中,性情温和、本分,淑女情结,体貌和原来的杜老师有一比,但性情大相径庭,李老师数学课的讲授,重点突出,条理分明,老师讲得轻松,我们听得舒服,在亲切自然中增长知识,提高成绩。物理课由马连庄的王永文老师教授,王老师教学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把物理课讲得清楚明白,兴味盎然,引人入胜,给我们打下坚实基础。初三是到邻马连庄上的,语文李海艺老师,李老师认真、严厉、严格,数学由李沈老师教授,李老师原是高中教师,于初中数学烂熟于心、轻车熟路,快马加鞭、一路奔驰,教学进度,连中等生都感觉吃力,后来琢磨李师的教学,颇有思想和艺术,即从宏观上把握教学内容,把教学内容集约化、简单化。有时候他一节课讲一章的内容,两三句话概括一节课的内容,如讲两园相切时他只讲了一句:两园相切作公切线,果然做练习题作业题迎刃而解,就是这么简单,在具体做题中,他注重题型归类,有时候讲专题,有时候一节课只分析题有思路即可不具体做,有时候一节课专讲解题步骤,总体看还是题海战术,见题偏多、难、精,老师的语文水平颇高,课讲得鞭辟入里,津津有味,很有激情,很有感染力。理化课,第一学期是党留庄的孙永先老师的,他刚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回乡,知识与热情都没有问题,就是在讲述上有点问题,我物理电学方面的一些难题就有些不得要领,深感棘手,第二学期换上张素仁老师有云开雾霁的张老师讲得清朗,我们听得舒服。化学课老师讲得明白但失之简略简单,英语是辛元兵老师代的。当时考师范英语不计分。

1981年我以383.5的成绩(全县1600考生排16名)考入雁北浑源师范学校。师范一年级班主任叫贾天佑,应县人,留校生,带数学课,人长得英俊课也代的好,后来得了肝炎休息。二年级班主任姓范,个头不高,工农兵大学生,灵丘人,教心理学,范老师颇有人情味,比如我感冒请假三天好了到班遇见必问询:于守福病好了云云,温暖如家人。三年级班主任孙唐,阳高人,音乐教师,社来社去的留校生,当时还兼学校教导员,是个忙忙碌碌辛辛苦苦的人,一个念念碎无心机的劳累人。二年级时的数学教师李恩太老师,临汾师院毕业,浑源人,身材高颀,面容俊朗,数学课讲得平易明白,做人诚恳低调,首先推荐我参加当时的学校数学竞赛,因为我的数学成绩在班里第一,不料因为做题没有很好领会要求没有取得名次,同舍的赵培全拿了个三等奖,到三年级继续参加,全军覆没,名次多被一二年级同学拿去。

1989-1991年在雁北教育学院进修中文专业脱产学习二年,先前的班主任贾荣文先生,阳高人,文化程度不高,据说曾当过防化兵干部,后因说错话被打成右派,回乡教书,贾先生当时已年过半百,做班主任有些跟不上时代,当时先生还以过去的眼光省事,看好我的诚实踏实,力主让我做班干部以至于班长。后因班主任易人不干。当时有个教现代文学的老师,广灵人姓王吧,课讲得顺畅流利,有血有肉,字写得潇洒漂亮,印象颇深。

 


相关评论
初心习作网版权所有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网站公众号:chuxinsc    投稿邮箱:cxzww001@163.com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数据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164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164号  晋ICP备17004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