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第九小学

九小五(1)韦霁:景阳冈

时间:2022-04-10 12:51:13   作者:韦霁   来源:初心习作网   阅读:25   评论:0

       未末申初,烈日炎炎。路旁石碑,上刻“景阳冈”。
       武松一手拄着哨棒,一手抻着袖子擦汗,打着摆子踉踉跄跄走上冈来。口中骂骂咧咧:“这酒劲真她娘的大!”
       愤愤的嘀咕着:“可恨那个黑炭头戳把子宋三郎,我在柴进柴三爷那里打更、喂猪外带当保安,一日管我三顿饭,好好的饭碗被他端。那日里,我正在廊檐下烤火取暖,却被他一脚将火盆踹翻,把我那才穿三年的新面袄,烧了个稀烂。那黑炭头当着三爷的面说我,整天偷懒,啥也不干,三爷,还不让他滚蛋!我怒道: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留他留我,三爷您看着办!”
       三爷让我们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定输赢。我用两把剪刀果断刺穿黑炭头的两块烂布。那三爷眨巴着小眼睛,露出大金牙道:“恭喜武兄弟你赢了,最近俄乌兄弟内讧,动刀动枪,三爷的日子也不好过,你去厨房领上20个馒头,回家休息休息,这十年来,你也辛苦了。”那黑炭头宋三郎,不光头是黑的,心也是黑的,那柴进柴三爷也不是什么好鸟。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就回阳谷!
       此时,太阳西斜,好不凉快,武松酒劲大退。见路旁有一块卧牛大青石。浑身乏累,丢了哨棒躺在大石上,从怀里掏出手机刷“快手”。忽然听到有气无力的歌谣声:“三脚老虎,跑不快,跑不快,一会儿跑丢小兔,一会儿跑丢野猪,真悲哀,真悲哀……”武松翻身坐起,见是一头又老又病的三只脚的吊睛白额大虫,喘着气蹲在草丛旁大树下。武松大喊:“老虎、老虎我把你发到快手上,你就是景阳冈的大网红了!”老虎睁大眼睛问:“真的?”武松道:“当然是真的。”老虎翻身站起,一颠一簸走了过来。“嘿——哈——嘿,一扑一掀一剪;嘿——哈——嘿,一扑一掀一剪……”老虎的动作越来越慢,喘气声越来越粗。
       武松快手机里的粉丝迅速聚集到二万二千二百二十二人,大家热情围观,不住点赞。粉丝阿甘的羽毛大笑着说:“扑的真好,掀的真妙,剪的真巧,我看你虎了吧唧的,给我表演一个狗啃屎,哈哈哈!”粉丝小李妈妈的飞刀说:“老虎,我看你傻虎虎的,给我来一个驴打滚让我瞅瞅,哈哈哈!”
       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大吼一声:“虎到景阳被犬欺,虎爷爷不干了!”粉丝们吓得一哄而散,直播间立刻空无一人。武松火冒三丈,提起哨棒扑向病老虎。“嘿——哈——嘿,”三拳两棒。老虎躺在树下口吐血沫,断断续续痛苦的说:“你残害……国家……一级……野生……保护……”

       武松一手拄着哨棒,一手抻着袖子擦汗,打着摆子踉踉跄跄走下冈来。月亮在树梢偷偷露出半张脸,几只乌鸦聒碎了景阳冈的宁静。


       指导老师:黄晓华



相关评论
初心习作网版权所有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网站公众号:chuxinsc    投稿邮箱:cxzww001@163.com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数据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164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164号  晋ICP备170046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