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大同市

我眼里的他们

时间:2020-06-15 12:43:58   作者:侯玉花   来源:初心习作网   阅读:8   评论:0
               我眼里的他们
                              浑源县北岳小学 侯玉花
   一位哲人说过;“智者是只想不做。疯子则是只做不想不想。”那像我们既想不到前者所想的,也做不到后者所做的。算什么呢?哦,我们充其量算是庸人吧。那我就谈谈在我这个庸人眼里的疯子。
   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一部分人忙着挣钱,一部分人忙着花钱。但也不乏有部分另类。他们既不挣钱也不花钱,但相同的是他们也忙得很。
你看东街的那位青年男子。他衣冠楚楚,相貌堂堂。步伐异常地坚定,朝着一个方向风雨无阻地快速前行。似乎他心向往之的目的地有他心底的寄托,只要努力前行就能达成心里的目的。亦或是他所行的方向,是他所促成某件事的反方向,只要他努力往前走,肯定能走回某件事的出发点,他在用行动诠释一个悔字。看得出在他认准的那条路,两头系着他意识中的幸福与痛苦。所以他执着地走啊走,走到雨过天晴,走到风平浪静,走到夕阳西下……
再看主街的那位中年男士。他个子高高,穿一身色泽模糊,但油亮可嗅的工作制服。头发蓬乱,但因他常有的动作是左手叉腰,或夹烟。右手夸张地向后捋着头发,所以右边的头发明显向后背着。看,他穿梭于人流最密处,手里夹着不到一寸长的烟头,但你细看却烟头永远是灭着的,只是他吸得够投入、够过瘾。右手若有所指地指点着人群中若有若无的点,还时不时地向后背着头发,俨然一幅指点江山、统领万户侯的大人物形象。看他的脸,虽然几乎看不出底色,但也掩盖不住那满脸的自信和得意,看得出他已全然陶醉于属于他独有的世界。在他的字典里早已删除了痛苦二字。想必他的愿望与现实感受始终是一致的,不经奋斗的艰辛,也无失败的痛楚,但总也处在人生的巅峰。
走出人流高峰还有一半老徐娘。头扎两个大辫子,两耳根处别两朵红花。眼镜、耳环、发卡、项链,这些女人佩戴的首饰一应俱全。上衣是梅粉雪纺衫,下衣配穿桃红长裙。从衣着打扮来看,真像一刚下轿的新娘。只是手捧的那束花已很难称为花了。除此之外,她身后背的那一包视之为珍宝的废弃塑料袋和衣布与新娘的装扮格格不入。我想这里装的许是她从新娘步入如今的一些杂陈况味吧。从她的神情看,她早已没有了新娘的骄傲,也没有了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的自信与充实。有的只是荒谬中对生活的回味、憧憬与隐忍。还时不时地从嘴里吐出一些咬牙切齿的谩骂。似乎这世上也放不下这般深仇大恨,只有在她的心里才可找到。
西街道旁的台阶上常年坐着一位妇女。她穿着还算普通,也可说是正常。一日三餐、日兴夜寐,大概她除了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都是坐在这门口的台阶上吧。这个世界对她来说都是静止的。只有早晨的太阳光爬上她的脸颊,傍晚,夕阳的余辉又从他的脸上滑下。她的脸上,没有锦簇花团的痕迹;没有风摆花狼藉的记载;也没有绿叶成阴子满枝的标记;更没有梧桐不甘衰谢的骚动。有的只是残花败柳的现状和栽培剪伐的疲惫。
有道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我一路悠闲地走,痴迷地看。一不留神自己变成了他们眼中的疯子。无所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做点儿什么吧。拿起笔,猜测着记下他们的心迹,以供读者消遣。

上一篇:我眼里的他们
下一篇:我的散文情缘
相关评论
初心习作网版权所有 | 地址:朔州市平朔生活区单身公寓B楼217室 | 编辑部: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迎宾苑2#公寓516
网站公众号:chuxinsc    投稿邮箱:cxzww001@163.com    点击查看网站统计数据  晋公网安备 14060202000164号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164号  晋ICP备17004643号